当前位置: > 华人新闻 >

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3:26:18 来源:



简单家庭年夜饭菜谱作者涓浗鍥涘ぇ瀹楁暀鍩虹鐭ヨ瘑绠€浠?【组图】大美新疆将多列数据合并为一列用美好心情 迎接每一天

简单道理有什么简单的办法可以缓解每天体力训练的疲劳?超清电影《擒爱记》[国语完整版][钩织](包包)绵羊背包BackpackSheep,手工编织毛衣教程,欧美编织图翻译教程,快乐编织论坛想学习英语,那些书籍在哪里下载?《人间词话》卷下未刊手稿——转解放军新型反舰导弹曝光专打美军宙斯盾(图)追击与阻击:腹背受敌的中国制造业201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试题两语三言【经典图文】唐代张旭草书欣赏《心经》[转载]草书的基本用笔(值得收藏)关元穴与养生让美食从味觉升级的秘制配料有哪些?异性无缘无故删你qq,我该如何说显得高冷。?风与沙的对白《第一财经周刊》2014最新城市排名近日出炉不光看GDP惠州再次入选二线城市预测2013年河北高考文史本科一批院校提档线母亲,大写的背影【美文】今夜风又起阴阳合璧男女之间:新型男性和现代女性的困惑【3】茄子豆角《快乐生活一点通》:味香清澈的蘑菇汤【纸箱看我72变】——侧开门的储物柜职业大美女

GHOSTXPSP3遐想网络纯净驱动版2012.06最牛买房客伍皓说新闻:一位新华社记者的新闻实战手记职业大美女

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现如今的北京城是酒搂林立,酒吧纵横,哪位爷谁要是想喝几口儿,上得堂来要酒要菜都不在话下。可要说起几十年前,家家儿都不富裕,赶上老爷们儿又好几口儿,有俩子儿的上酒馆酒铺,家里紧巴的就打上二两酒,自己个儿在编排个下酒菜儿。

   没钱的比不上有钱,虽说家里拿不出大把的酒钱,但也得有个“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说道儿。

   今儿咱们既然说酒菜儿,那比得先说酒。过去的老北京人家儿要喝二两的,基本上是“老白干”、“烧酒”或是“二锅头”。头饭前,打发二小子、三丫头的到酒馆酒铺打酒。进得门来,说一声打多少酒,掌柜的用长把儿的木勺从酒坛子里舀。木勺是有规制的,一勺一两或是多少,交钱走人。赶上又想喝又没钱的主儿,但凡熟客或是街坊邻居还能赊,就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一己》记帐赊钱一般。

    【惟我独尊】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过去酒馆酒铺都不大,进门便是柜台,柜台里根据季节放着肉皮冻、煮五香花生,开花豆、拍黄瓜,或是腌萝卜皮、咸鸭蛋、小葱拌豆腐等凉菜,也有“硬菜”,如炸小黄花鱼、酱牛肉、猪头肉、猪耳朵什么的。还有便宜的纸烟,有整包的,也有放在碟子里一棵棵零卖的,因为进到酒铺的都是穷主,自然也就没那么讲究。
   疲乏一天的小哥儿几个,老哥儿几个,凑一块儿胡喷乱侃,张家娘们儿,李家姑娘的荤素一番,真是应了那句“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任凭有多少烦事儿,此时此刻我就是爷,爷现在的眼里一切太平。

   我尚未完成了小说《福二奶奶》里有一段是写主人公所开的酒铺的:

  “四爷的酒铺儿是临着街市的三间门脸儿,一明两暗。正屋和西手的两间是酒铺,东手一间是四爷的远房舅舅住。卖的是白酒和碗酒,还带着下酒菜。进门左手是玻璃柜台和摆酒的木阁子。下酒菜都是些穷人乐的小碟儿,炸丸子、煮花生、肉皮冻、猪头肉、炸小河虾和煮玫瑰枣或是煮咸栗子什么的。到了中午酒铺还卖点烙饼,主要是给拉洋车的预备的。这些人到这儿,把车一撂买二斤烙饼,再要半斤炸丸子,拍扁了二次过油。或是多挣了二子儿的,就买半斤二两的猪头肉一卷。这些人一般不在屋里吃,买完了找个老阳儿,往车把上一坐或在地上一蹲,吃完了就颠儿丫子。”

 

【惟我独尊】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惟我独尊】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惟我独尊】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在四爷酒铺里喝酒的都是穷人,有色心的老爷们们没多余的子儿使,赶巧了芳莺来,就多要上二两,为的是多瞅两眼,算是解了烦闷,又下了酒。四爷不去不理会这些,他知道在这地面上,没人敢和他骄横,况且,也照顾了铺子的生意。”

    前面儿咱说的是奔酒馆的。话说回来了,酒馆也不能见天家奔不是嘛,家里上老下小的,身边守着媳妇都得吃。大多数儿的老爷们儿都是在家喝,打点酒,就着饭桌儿上菜也都是个乐子。要赶上家里来了至好的朋友,老婆便摸两个咸鸭蛋,或切成沿,或干脆放桌上,哥儿俩一人一个,用筷子头儿将鸭蛋捅个一分、二分硬币大小的洞,用筷子一点点儿地夹着吃,说是吃,其实就是每筷子夹一点,咂摸滋味就酒,喝着,聊着,直到面红耳赤。

    【惟我独尊】老北京人的下酒菜儿

要赶上家里来了会喝酒的,媳妇便得去编排了。弄个葱花摊鸡蛋、买块豆腐拌小葱、咸鸭蛋切成六沿儿,再买点开花豆,或是现成的腌萝卜皮上碟儿,在就是洗两条黄瓜放案板上一拍,浇上酱油醋儿或芝麻酱拌,几盘凉菜就齐了,又剩钱又有面儿。

   现今,旧京街巷里的酒铺、酒馆没有了,即便是叫酒铺的名儿,桌椅板凳是那么回事儿,但也没了原来的“实”,矗立在我们眼前的是灯红酒绿,恐怕不是兜里揣仨瓜俩枣的子儿就能进的去的。

 

 


嫁给有钱的男人,食有鱼,出有车,豪华别墅,锦衣丽服,珠围翠绕,暗香弥漫,这种日子应该很惬意吧?可是,有钱的男人不是铢必较的商人,就是忙于应酬的权贵。许多年前的那个江州司马早已看透了这种男人的本质——重利轻别离。   权贵男人的脑子里充满着各种利害关系,每天都在衡量着、算计着该和谁近,该和谁远。嫁给这种男人的女人,要能忍受长久的精神上的空虚,空有一份表面上的华丽,内心的苦涩有谁知道?   嫁

嫁给有钱的男人,食有鱼,出有车,豪华别墅,锦衣丽服,珠围翠绕,暗香弥漫,这种日子应该很惬意吧?可是,有钱的男人不是铢必较的商人,就是忙于应酬的权贵。许多年前的那个江州司马早已看透了这种男人的本质——重利轻别离。   权贵男人的脑子里充满着各种利害关系,每天都在衡量着、算计着该和谁近,该和谁远。嫁给这种男人的女人,要能忍受长久的精神上的空虚,空有一份表面上的华丽,内心的苦涩有谁知道?   嫁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