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华人新闻 >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藏书)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10:35:50 来源:



高温下适合孩子天天喝的防暑汤中俄日本海联演刚完:突然双双奔向钓鱼岛。中国四大名著中的茶文化神奇的3D纸雕艺术欣赏【组图】毛泽东为何要带着把自己的子女送进“牛棚”锻练?

我特想买个ipadmini,超前消费应该吗?君临天下【极品美图】2013-2014中考数学专题复习专题七23:归纳猜想型问题(含详细参考答案)世界之最如果愛,請深愛!別讓愛輸給了時間,別讓愛輸給了距離,別讓愛輸給猜忌最新爱情伤感语句、爱情的经典语句时光深处,微笑向暖抗癌中草药:黄芪如何让孩子告别胆小,变得勇敢俄罗斯武器【2013版】写山的词句段MACOS下使用自带邮箱,为什么会出现了发送一封邮件,“已发邮件箱”里会出现两封相同的信?2013国家公务员申论考试黄金时段备考三部曲有史以来最动听的蒙古女声《莫尔根·草原的约定DSD》【FLASH绝品音画】学会看风水第九招--看楼形德国著名哲学家、诗人尼采的名言。顺境与逆境都是对我们最好的安排如何提升重庆对外开放和区域合作水平?“狼道”与“羊道”之争什么路都可以走,唯独绝路不能走;什么路都可以选择,唯独歧途不能选择。挺住,意味着一切《健康北京》养好肺祛寒燥传统药茶方大全江苏2014高考语文试卷相关评价兴业证券重磅:“一路一带”全球大战略下的系统性机会

纪实《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全程视频)学习物理要注意什么?静夜,微风细卷,清香摇曳-如果恰好,有人说等你一辈子,不妨相信吧。兴业证券重磅:“一路一带”全球大战略下的系统性机会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这篇文章,旨在帮助各位博友、特别是北京籍的博友回忆童年美好时光的同时,增进对身边——那些依然常见或已然消亡的小动物们(尤其是小虫子)的科学认识。在这里,你能想起蚂螂、唧鸟儿、户帖儿、老家贼、臭大姐、铡草妞、钱串子、锛打儿木、夜么虎子、蛤蟆骨朵、疤瘌角子、歇了虎子……这些耳根子熟悉却又似乎快遗忘了的俗语,这些我们深深怀念、却在城市的不断扩张中渐行渐远的曾经的儿时玩伴,它们究竟长什么样子来着——也许本文能帮你找回,丢失良久的、记忆中的往事。北京土生土长的朋友不少人都有儿时与小伙伴(发小儿)一起在野地逮虫子的经历。逮什么呢?主要是大扫帚逮蜻蜓、草地里捉蚂蚱、打手电找蛐蛐等等。这一话我们先说蜻蜓。

 

   (一)蜻蜓

    蜻蜓,我们北京话叫蚂螂。蚂螂是统称,一切蜻蜓都这么叫,但主要还是指“典型的”蜻蜓,即蜻和蜓。说到这我们要正确认识下蜻蜓的科学分类。简单的说,蜻蜓是昆虫纲蜻蜓目昆虫的通称,但蜻蜓目分为三大类,即蜻、蜓、蟌,蜻和蜓的关系相对近一些,都属于差翅亚目,它们体型一般较大、粗壮、飞行迅捷,是我们记忆中“典型”的蜻蜓;蟌,有的书里叫豆娘,是一类大多很小、纤细柔弱、飞行缓慢的“非典型”蜻蜓,分类上属于均翅亚目。在停落时,蜻和蜓的翅膀是平铺着的,而蟌一般是合着的、立在背上。

    北京的蜻蜓有60多种,但平原、邻近城区常见的不过其一半,其中最常见的一些才是拥有普遍流通的俗名的。看着下图,你能回忆起它们的名字吗——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是的,这“五种”是我们最常见的蚂螂,尤其是小黄,每逢夏天、尤其是雷雨前的日子那真是满大街都是。它也是我国大部分地区最最常见的种类——黄蜻。黄蜻的部分老熟雄性个体,肚子会变红,这种俗名叫做红辣椒,是比小黄少一些的“种类”。所谓红辣椒,有些很红,有些不是太红,其实这个俗称还包括了红蜻,甚至部分赤蜻等多个种类的雄性。常见蜻蜓里,孩子们比较稀罕的,那就是老杆儿和老子儿,这俩家伙个大、色儿靓,但是数量少得多,而且飞的快、会躲人,特别贼。能捉到它们的人,那足够被小伙伴们羡慕一夏天的。其实它们是同一个种类的雌雄性别,腰上有蓝色的老干儿是雄性,没那块蓝的老子儿是母的。家住在近郊和山区的朋友,还能见到更多城里一般没有的种类。比如黑锅底(也可以叫黑老婆儿,但观察仔细的人会把真正的黑老婆儿与黑锅底分开,见后文)。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黑锅底,家住山区或去过门头沟、密云等地游玩的朋友肯定都见过,是常见的溪流种类,这个俗名包含了两种常见的色蟌科蜻蜓。前边说过,有的人是不把这类当做蜻蜓的,情有可原,确实它们的长相太非主流了~ 家住海淀或常去颐和园等湖泊公园的朋友,可能还见过“膏药”。这种蜻蜓属罕见品种,一般地儿还真见不着,只有平原湖泊能见着。见着还不一定能逮着,因为这些大型蜻蜓可不像小黄那样,甚至能用手捏到,而非得上大抄子才能捉到。见惯了那些普通蜻蜓,第一次见“膏药’时的震惊,恐怕一辈子难忘吧!还有小老虎和小辣椒,分别是赤蜻的雌性和雄性。赤蜻的种类很多,而且长相很近似,所以一般人是看不出差别的,这个俗称,就成了有这样特定花纹或颜色的蜻蜓的通称。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值得一说的还有黑老婆儿,这可是有俗名的蜻蜓里最少见的玩意了。翅膀宽大如蝴蝶、飞翔时还时而反射出彩色的光泽,这个种类但凡见过,就不会认错。可惜我小时候没见过,要不然真把它当成蜻蜓王了呢。和黑老婆儿相对的,还有白老婆儿,这种蜻蜓通体灰白,它的学名叫做线痣灰蜻。有一种最常见的灰色蜻蜓,带个黑尾巴尖,因为不好看、数量又多(仅次于小黄…),所以大家都叫它“逼灰”,文明点的,就简称“灰儿”。它也属于灰蜻的一种,但是只有雄性或老熟雌性的灰蜻才有此俗名,因为一般母的灰蜻身上是没有这层白粉的,而是黄白色。最后我们要说一说最小的蜻蜓,叫琉璃鼠儿。它们属于蟌科的多个属种,因为身上有美丽的蓝色色斑纹而成为“琉璃”,因为个儿特小所以叫“鼠”。这类蜻蜓是多数人所忽视的,因为实在太小了,还不如小黄的一片翅膀大,又栖身于苇子、杂草中,不易发现。儿时大家相互炫耀的,仍是谁的蜻蜓个儿大、稀罕,所以这类小个子往往被孩子们果断无视了。
    另注: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学名,最科学的学名当然是生物分类学上使用的拉丁命名,这要说到现代生物分类学鼻祖林奈大人发明的双名命名法——简单的说就是用两串拉丁词汇来命名一个物种,前面的是属名,相当于我们的姓氏,后面的是种名,相当于我们的名字,这样每个物种就有各自独特的名字了(比如,黄鼬即黄鼠狼的拉丁名是Mustela sibirica ,其中Mustela是其属名,即鼬属,sibirica是黄鼬这个种的种拉丁名,二者合一,就代表黄鼬这种动物)。但这样的字母符号显然晦涩难懂、对于大众缺乏理解性,所以本文仅使用与拉丁名对应的、学界公认的与拉丁名对应的中文学名。想对这些动物有进一步了解的朋友,请依据中文学名去百度查拉丁,进而可以在谷歌等网站查找外文文献资料。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二)蛐蛐
    相信大多数人(尤其男孩子)都有小时候打着手电捉蛐蛐儿的经历。追忆当年,摸黑走夜路,在八九十年代那些城市基础设施并不好的僻静路段、野地,听着声儿,蹚草搜砖缝的一幕一幕,总会格外怀念吧。是否会因为一次打擂中赢了小伙伴而沾沾自喜,又是否有过逮到三尾儿大扎枪(即母的蛐蛐儿)却还当宝贝似地养着、而被大一点的孩子一通嘲笑的经历呢~?能否找到一只传说中的八厘大蛐蛐又会否像七龙珠一样,是儿时梦想的一部分~也许有些人当了爸爸,依然会在陪宝宝玩耍的时候重拾当年的“旧行当”,露一手用牛筋草(即蛐蛐草)做探子逗蛐蛐“开牙"的绝活呢~ 是的,蛐蛐儿,是我们同年记忆的重要篇章,也是老北京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曾几何时,我们视若身边司空见惯之物的这些小虫子,却越来越难以见到。于是在汽车的喧嚣代替了虫鸣的夜晚,耳根子表示寂寞,再美的月夜也变得似乎缺少了什么。当斗蛐蛐已不再像下象棋一样是街边一景,我们只有在花鸟鱼虫市场的角落才能看到那些熟悉的铁盖罐罐;当这一辈的孩子们已没有了探索自然的兴趣或精力,而是一股脑地攀比着上补习班和特长班,只有在老同学和发小儿的聚会上,你才能聊起这些久违的话题…你才发现世界变了,变得陌生了…也许多年以后,你已经忘了棺材板和劳咪,那就通过本文,让我们会会这些老朋友吧!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我们在蛐蛐这件事上,能够接触到的,基本也就是上面这几种。蛐蛐,科学地说,即是迷卡斗蟋,它属于昆虫纲直翅目蟋蟀科蟋蟀亚科,我们上面提到的棺材板儿、劳咪,与它的亲缘关系很近,也都属于蟋蟀亚科,不同的是,它们不能斗,或者准确的说,是可以斗但不入流(比如劳咪是用大龅牙攻对手下三路,棺材板是用大脑门子互相对顶——这些姿姿势不入眼、名字也晦气的种类,自然就不招人待见了)。人们所谓正经的蛐蛐,是迷卡斗蟋的雄性,也叫二尾[yǐ]儿,说的是有两根尾须。母的蛐蛐,叫做三尾儿,是在肚子末端,两根尾须的中间,还有一根更长的“扎枪”,这是它的产卵器。由于公的蛐蛐才是游戏的主角,所以不少极端的人,捉到三尾儿直接把它踩死。只有真正会玩的人,会挑选优良的公虫与母虫,自己奋(老话,意为繁殖)蛐蛐儿。但是野外总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大个儿、凶猛的蛐蛐儿,用现在的话说是外卡选手,总能把那些奋蛐蛐高手培育的、传承了优良基因的苗子统统秒杀,所以才有不少人去野外“寻宝”。我们常听说山东的蛐蛐好,但其实历史上北京永定门的蛐蛐儿特别有名,只可惜城市发展缺乏长远规划,三环以里的所有野地、老建筑被一股脑地毁坏了,现在莫说大街上,就是胡同里,想再听见蛐蛐叫,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捉蛐蛐时,有“三种”近似的东西经常被翻出来,弄得捉虫人一个郁闷。第一个是劳咪。劳咪是发音,真正的写法应该是老米,意思是光吃饭不干活。这种蛐蛐“不爱斗”,长着一副鞋拔子脸,龅牙挺大但却从不开口咬。这是因为人们还是把它当做是蛐蛐中的异形,就像人有明星脸和苦瓜脸一样,认为劳咪是长得寒碜又不中用的蛐蛐分子。其实劳咪也能斗,但是是和同类斗——它与迷卡斗蟋不是一个物种,叫做长颚斗蟋。附带一提的是,两种斗蟋的母虫长得很相似(母劳咪没有鞋拔子脸和大龅牙),所以常有人奋蛐蛐失败不是因为饲养环境不对,而是用了劳咪的母的去配蛐蛐的公的… 第二个,叫棺材板儿。这东西脸形怪异,平阔而倾斜,脑门强烈向前顶出,从正面看,和个棺材的截面形状一模一样!正因为长的晦气,一般人最讨厌它,加上它也没法斗(劳咪尚且偶尔开牙,棺材板则只会拿脑袋顶…但听说有非主流的,专门斗棺材板…反正我是没见过),所以在大家眼里,真是一无是处。棺材板北京有两种,常见的个儿与蛐蛐相当,其公虫脑袋棺材形状十分明显,它叫做多伊棺头蟋。还有一种石首棺头蟋,少见的多,个儿小一些,“棺材”也不甚明显。第三个,就是飞禽。飞禽,其实就是蛐蛐的新虫,其白色的后翅还没脱落,所以能飞,故名。但劳咪、棺材板也有这种带后翅的,所以所谓飞禽,其实就是指能飞的各种蛐蛐,最多以飞禽棺材板、飞禽劳咪等更长的名字加以区分。
    还有一些蛐蛐,个儿小一号,但翅膀特长,能盖住整个屁股,这其实是不同于迷卡斗蟋的一种,叫做东方特蟋,懂行的人有时候拿来当鸣虫养着听声儿的,但多数人往往认为这个也是蛐蛐,只不过它战斗力极弱,斗必输,因为块头就差着不少呢。这样子的蛐蛐,也非正经蛐蛐。蛐蛐,往文化里说,那可就复杂了去了。光按颜色就分为青虫、黄虫、紫虫、红虫、黑虫、白虫,不同的颜色,没有绝对意义的优劣,但一般以深颜色的最能斗、也最讨喜。此外,还有大小、纹路等各种讲究,这些只有真正久经沙场的老玩家才懂,这里就不延伸了。下一话我们接着谈,说说北京的唧鸟儿。

   (三)蝉
    那是个物质匮乏,但生活多彩的时代。相比于当今爆发式涌现的太多电子游戏,八九十年代的孩子们拥有的娱乐方式少得那么可怜。时代的发展带给我们太多的新事物,但在日复一日抱着越来越“好玩”的手机,却愈发无聊、疲劳得头晕眼花时,是否有人反而怀念起儿时简单、但永远让人快乐的那些事~当如今的人们面对夏天的烈日,只能躲避在空调房里看视频,过去的孩子表示怜悯。他们从不惧怕烈日酷暑,可以在当头的暴晒中变得黝黑,在野地的嬉闹中变得健壮,但原本的目的,却可能只为了捉到一只知了。
    话说到这,不知你是否忆起:屏住呼吸,握紧钓竿,凝神逼近,忽而一抖——却随着一阵急促的“吱吱吱”叫声,被迎头赏了一泡尿。这种尴尬的经历,是被一个捉蝉人都有过的不堪回首,如今却格外怀念。当然,更多的人,只是作为旁观者,怀着异常好奇的心态,还带上或多或少的羡慕,偷偷看着人家捉蝉。苦于家中无人钓鱼的孩子,只好用最天马行空的想象,去浮想远在十几米高树上的这些哇哇叫着的生物。但他们也不是干瞪眼看一辈子,因为不久他们就会知道,这些代表夏天的生物,是从地里跑出来的!在大孩子的带领下,小一点的孩子会第一次看到蝉从土中的小洞慢慢爬出来,逐渐爬到树腰,挣开铜色的外衣,奋然脱壳,展开晶莹剔透的翅膀…这一神奇的羽化过程,相信是不少人心中对于世界万物“最伟大的发现”之一!
    蝉,或说知了,北京话叫唧(季)鸟儿。顾名思义,你可以理解成“唧唧鸣叫的、飞鸟一样的大虫子”,或者“季节性的(仅夏天有),飞鸟一样的大虫子”,这样的俗名,没有学名那样的过于精准和文邹邹,却透着百姓对万物观察的准确和形象比喻。蝉在生物分类学上属于昆虫纲半翅目同翅亚目的蝉科,北京记录有十多种,其中最常见的几种,有百姓普遍使用的俗名叫法。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最常见的蝉,学名叫做黑蚱蝉。这家伙肯定谁都见过,盛夏时节,满大街都是(甚至车水马龙的二环、三环的行道树上)。它的叫声嘹亮而单调,没有变音和花样。因为太过常见,俗名就叫做唧鸟儿,或者说,一般说唧鸟儿,并不知指所有的蝉,而是单指它!知道还有其他种类蝉的人,会把黑蚱蝉叫做麻唧鸟儿,或者大麻。一般说“哥儿几个大晚末晌儿的干嘛去啊”“逮--大(和谐)麻--去~”说的就是去捉黑蚱蝉的刚出土的末龄若虫,也就是俗话说的唧鸟猴儿。
    说到这附带一提,为什么要叫“唧鸟猴儿”:猴,其上古字源本身有“弯曲”之意,现同源字缑还有类似的意思。蝉在羽化为成虫之前,若虫是佝偻壮的,这就正和猴子的常见姿势相似(坐地弯腰驼背缩头耷拉爪),加上唧鸟猴儿本身铜黄色,又沾着刚出洞的满身泥土,颜色上也与猴子相似。不管你觉得像还是不像,还真有手艺人能用蝉蜕做成惟妙惟肖的小猴子工艺品,可谓是因像猴而得名,而后人又把它意会得更像猴。
    上文我们说到的,不少人用鱼竿捉蝉,捉的就是这种黑蚱蝉。具体的方法,就是将自行车内胎烧化了,就变成黏性很大的胶状膏子,用它涂抹在钓竿的顶端,看准蝉的位置,缓缓靠近过去,瞄准后轻一抖手,就将蝉黏住了。这种方法需要练习,否则就如同前面说过的,蝉跑了,还顺带手撒一泡尿沦在你头上……其实所谓撒尿,是蝉在飞逃的同时,为了减轻体重而采取的本能行为。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很多鸟在起飞时,也是屎一把尿一把的,这和战斗机抛副油箱是一个道理滴。说到这点,你是不是觉得“唧鸟儿”更像真正的鸟了呢!
    最熟悉的蝉,叫做伏天儿。这个名字,是对它叫声的形象附会,此蝉比黑蚱蝉出来的晚,要到夏末秋初才大量出来,那可正是“三伏天”、“秋老虎”的时候啊,是最闷热难受的时节,它的形似“伏天儿——伏天儿”的叫声和正巧在伏天出现的特点,好像在告诉人们“现在是伏天”似的,这使得它得到了这么贴切的俗名。这种“伏天儿”,学名叫做蒙古寒蝉,个头比黑蚱蝉小一号,身上黄绿色。
    大家可能想到了中学时课文里有一句“寒蝉凄切”,这里的寒蝉说的可不是蒙古寒蝉,而是鸣鸣蝉。鸣鸣蝉,俗名是乌英哇。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以拟声词作为俗名的典型了。没错,这种蝉的叫声好像是“乌英-乌英-乌英-乌英-哇——”,在重复多次“乌英”(其实更像英文的f-wing发音)的叫声后,一个大降调,拖着长音“哇——”而止,这种叫声,有几分哀怨的味道,古人于是借物抒情,把它当做“凄切”的象征。这种蝉出来的最晚,要到八九月才多起来,只要不下雪,能一直活到十月多。自古暮秋多伤感,古人对于一个深秋哀鸣的蝉有所感触,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吧。
    最后我们要说一种北京最早出现的蝉。它一般六月初就纷纷开叫了,到了夏末就没了,所以跟鸣鸣蝉压根碰不着面,这有点像现在的邻里关系,同在一个楼门里,而老死不相往来,不免又让人怀念起以前的四合院、大杂院,街里街坊的都像一家人,同在一棵大树下乘凉,院里白天是蝉鸣,夜晚蛐蛐叫。闲话扯远了,我们接着说这种最早出现的蝉。它的学名叫做蟪蛄,浑身有着晦暗的杂色,拿在手里觉得花不拉几的,但这种杂乱的颜色是它的保护色,它在树干上的时候,靠着这身斑驳,能够很好地融入背景环境中,是很难被发现的。蟪蛄,北京老话叫它“小热热儿”,它的确个儿最小。关于“热热儿”到底是不是拟声词,上岁数的人会告诉你蟪蛄的叫声就是“热儿——热儿”的,但其实这东西也是单调叫声不带拐弯的,所以这个拟声词显然不够形象。这种蝉一般见于近郊靠山的地方,所以相比前面说过的三种,见过它的人不多。
    年复一年,春华秋实,我们又将迎来新的一夏。时至今日,每逢盛夏,我们仍能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听到阵阵蝉鸣,这在蛐蛐、蚂蚱等童年玩伴纷纷离我们远去的背景下,显得难能可贵。但每每看到城市中的树木越来越少,甚至那些规划中“不能动”的绿化用地、城市公园都纷纷不敌资本家的威逼利诱,而成为了地产商炒作吸金的楼盘时,我们不能不担心。有朝一日,当夏天没有了蝉鸣,那还叫夏天嘛、那不就只剩下热了吗?现在的孩子,普遍患有大自然缺失症,但当动辄要数个小时车程才能亲近久违的自然,还会有多少家长愿意带孩子远赴百里之外,去接触那些原本应该门口就有的事物?过去单调的生活其实是多彩的,而当代绚烂的生活其实是灰色的,当一年中的每一天,只有温度的变化,而既没有飞鸟,也没有虫鸣,我想手机中纵然有一万个游戏,也会很快厌倦。科技发展带给我们的,终究只是有限的锦上添花…然而我们失去的根本,注定已经找不回。
 
   (四)那些儿时阴影的虫子
    对于90年代以前出生的朋友来说,儿时的娱乐活动并不多。那时的电视节目很单调,仅有的一休、机器猫、猫和老鼠等,往往只有个别频道才有、还常是周末才播,而且17-19点这段时间常常赶上球赛、新闻等,而轮不上孩子看。好处是,当年的孩子没有电视、电脑依赖症,也很少有大近视或孤僻症。除了聚在一起玩玩弹球、捻捻转儿(不只还有多少人记得这玩意,当时的主流果冻产品中,一盒果冻里送一个)、奇多圈(同前,令人怀念的东西~),剩下的活动当然就是到大自然里探险!以前的孩子,更喜爱在户外玩耍,这给了我们有很多机会接触大自然。前几讲里我们已经重新认识了很多儿时当做宝贝的虫子,这次我们来说说那些吓人的、害人的,曾令很多人儿时留下心理阴影的虫子——这些虫子,不止是女孩子怕,连很多男生,提起它们,也怕得要命!
这些令人害怕或犯怵的虫子,大体上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外表狰狞,有这样那样蛰人、剧毒、咬人的传说而吓人的虫子;一类是真能对人造成难忘伤害的虫子。我们先说说这些“真家伙”。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刀螂、马蜂,是两个不用提醒,谁都能马上想到的恐怖分子!
    刀螂,北京话读着近似“刀楞”,长相威猛、个大、攻击性强。刀螂的学名是螳螂,北京有六七种,常见的有广斧螳、中华大刀螳、薄翅螳、棕静螳四种。每一种螳螂都有或鲜绿或暗褐的保护色,所谓“螳螂捕蝉”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与螳螂的保护色有关。一般人见着螳螂剑拔弩张的架势就会退缩,逮过螳螂的人,更是会对螳螂的分离反抗而心有余悸——每一个敢于抓着螳螂不松手的孩子,都会被弄的满手血窟窿。因为一次痛苦的挑战经历,又有多少曾经勇敢的孩子在再一次面对螳螂时,选择了敬而远之呢~对于生活在二环、三环以里的人们,一般见到的,能引起精神紧张的,都是广斧螳或中华大刀螳,这两种一壮一长,都属于大型螳螂,其力道也大,刀人的时候也十分凶狠,令人畏惧。薄翅螳、棕静螳体小且柔弱,后者尤甚,所以人们不是很怕。
    相比螳螂造成的物理伤害,马蜂的剧毒攻击恐怕更令人忌惮。正常人遇到马蜂追来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拔腿就跑。虽然大多数人对于马蜂的厉害只是道听途说的,并没有亲自体验过马蜂屁股造成的那种****的感受,但显然马蜂黑黄相间的警告色已经刻在了人类的基因里,人们见到这类颜色的蜂,就如同见了蜘蛛和蛇一样,本能地感到恐惧。老百姓所说的“马蜂”,其实包含了生物分类学上的马蜂科、胡蜂科甚至泥蜂、蜜蜂、姬蜂、树蜂等膜翅目几乎所有总科的蜂类,其中真正对人们造成经常性伤害的,是马蜂属和胡蜂属的种类。北京最大的一种蜂,体长普遍有4-5厘米,最大的能有一根手指那样,人称“蛰死牛”。此种胡蜂攻击性强,常主动追击靠近蜂巢的人、经久不舍,其毒性甚猛,所谓能蛰死牛,算不上太过夸张…这种蜂的学名叫做拟金环胡蜂,北京山区常见,百姓都很怕它。
    “真刀实枪”伤害人的,还有铡草牛儿,北京话读“铡草妞儿”。它的学名叫做星天牛,是著名的林业大害虫,由于北京过去城市绿化大量使用的柳树是它的主要寄主,所以这个家伙在前些年满大街都是,我小时候上下学路上,每天都能捉满满一烟盒。这东西虽然不主动伤人,但对于去捉它的,可真是毫不留情。它的嘴如老虎钳,连坚硬的树干都能咬动,咬在手上,那真是钻心的疼!老人会告诉你,捏铡草牛儿的犄角就没事了。的确,捏住两根触角的根部,可谓拿住了它的死门,任它怎么折腾,也咬不到你。但不少人因为害怕,常只捏到触角的末梢,这样它就能用腿够着触角而翻转过来,这一来就会吓得孩子们大惊失色,赶快把它甩掉——所以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捉铡草牛儿。
    还有两种家长一定会告诉我们“千万别碰”的虫子。其一是杨剌子,相信一提这个名字,又勾起了不少人惨痛的回忆。这东西,老北京人其实管它叫溃溃儿(音会会儿),让这东西“溃着了”(即其毒刺或体液沾到身上)可不得了,剧烈地灼痛,火烧火燎又万分攻心地剧痛好几天,那感觉真是痛不欲生!它的真面目是刺蛾科的幼虫,有很多种,都是农林业大害虫,它的成虫,即属于老话说的“扑棱蛾子”~另一个家伙,大家看图觉得陌生,但一提其名号“卡咪”(卡在这里读哨卡的卡),应该就如雷贯耳了。因为家长的严词厉语的警告,或渲染,这个名字在很多人心中,有着魔鬼一样的印象。它其实是食虫虻科昆虫,北京城里近郊常见的是中华盗虻。它并不主动攻击人,但会狠狠惩罚一切好奇手贱者。如果你去抓它,就会被它小钢钻一样的尖吻打上一个血洞,同时分泌溶解液,造成组织红肿、糜烂。食虫虻在野外是勇猛而强悍的猎手,任何或大或小的昆虫均可以成为它的食物,它的利嘴,连甲虫的硬壳都能叮咬进去!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有几种虫子,它们本身无蜇针、无利嘴,对人没有伤害,但因为具有异味或长得吓人而为人们所害怕和厌恶。臭大姐就是其中的典型!臭大姐属于蝽类,是半翅目蝽科的昆虫。夏秋之际,尤其常见,秋末天冷,更是为取暖而飞到屋子内外。这种臭名昭著的虫子在稍遇惊扰时就会释放出大量的异味液体,常令人蹙眉作呕,所以极被人们讨厌。瓢虫的俗名叫做花大姐,也许只是巧合,这二位“大姐”都能产生异味,而瓢虫受惊后所分泌的液体不但有怪味,还是扎眼的橘黄色,这使得一些人觉得这液体有剧毒(类比蟾蜍分泌黄色的蟾酥)。北京还有一种因绿化而产生的著名虫害,那就是吊死鬼儿。这种肉虫子是很多小姑娘的梦魇——那些上学、上班的必经之路上,垂下万千丝线…虫如蛆涌…它的真实身份,是国槐尺蛾的幼虫。
   这种虫子因为常大量集中发生,所以在心理上给人非常强烈的冲击,令那些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们最是惊悚。吊死鬼儿,是人们普遍搬入楼房后,还时不时能接触到的恐怖昆虫之一,而在住平房的年代,还有一种更大的肉虫子,也相当的吓人。它叫疤癞角子,读音近似“八了角子”,因为浑身长满麻糟糟的小颗粒、身上有刀疤壮的花纹、屁股后边还有个毒钩状的角而得名。它实际上是鳞翅目天蛾科昆虫的幼虫,常见于院落里种植的葡萄、豆子上。它能长到成人中指一般大小和粗壮,并且在被捉拿时,会用屁股上的角来扫打敌人,因此有人想象此物有毒,人们以讹传讹,造成了这种虫子的恐怖形象。其实这只角不但无毒,而且并不算锋利,连手指都划不破。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这几种虫子,生境比较特殊而不为很多人所知。
    对于儿时经常翻石头捉蛐蛐、土鳖的朋友,火夹子您一定不陌生。这个小东西,学名叫做蠼螋,常见于较潮湿的石下、砖缝、花盆底下等环境,但很少跑到明面儿上。这个东西的夹子,试过的人都知道属于肌无力,对人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但一个关于它“钻**、钻耳朵眼”的讹传,使得这种虫子瞬间变得恐怖,类似的传说对象还有蜈蚣、蚰蜒,所以人们遇到这些动物,往往直接杀灭,以防晚上睡觉时,有什么东西偷偷钻进身体的孔洞…
    接下来这种脑袋上有巨大夹子的硬壳虫,您可就别小觑了。人们叫它“大钳子”。它的学名是褐黄前锹甲,家住山区的朋友大多见过,并当做“昆虫王”来对待,视若宝物。它虽笨拙,可但凡咬在手上,那就是登时洞穿,破坏力十分可怕。这种虫子多见于榆树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夏末时节去山区搜索。
    水中的虫子,见过的人就更少了,但对于探险欲望强烈的童子军们,煤堆、涵洞、池塘、鬼屋,甚至比自己还高的荒草地,没有任何他们不感兴趣的地方!小时候捞过蝌蚪、小鱼的朋友应该见过水蝎子。它的真面目,是蜻蜓的稚虫——99%的人都不会想到,蜻蜓小时候是在水里的吧!想象“蜻蜓点水”,那就是蜻蜓在甩籽,而之后,这些蜻蜓卵去哪了呢~ 蜻蜓的儿时长相凶恶,被捉时还会拿屁股上的三根硬刺去扎人,人们觉得这种甩尾刺人的动作与蝎子神似,于是起名“水蝎子”。可这个名字十分容易令人误解,以为它真有蝎子般的剧毒,所以不少孩子对它还是很害怕的。以前的单位都是国企,门脸都是一个模子:四方正统的牌楼状门口、对开刷成绿色的大铁门、进门有个小池塘、池子里往往有假山、大院的围墙上用腻子没着玻璃碴子、沉稳但老气的建筑色调等等。这些单位的大院,因为土地早已有所属而在改革的大潮中岿然不动——在90年代一派征地、盖楼、拆迁的热火朝天中,曾经三环路内外十分常见的庄稼地、野地、池塘、湿地、小树林,都消失了,只有这些大院里——尤其是因跟不上改革开放的形式、效益不好已濒临死亡、缺乏管理的那些单位大院里,还能见到大树、草丛、池塘。这些“野地”,就成了深感“大自然远去了”的孩子们最后的秘密基地!在这些池塘里,还常见到水螳螂。这种长相神奇的生物属于稀罕货,谁要是能捞着一个,就能成为小伙伴中的焦点人物,大家一起围坐,观察水瓶子里这个异形的生物。
   它的学名叫做中华螳蝎蝽,是个潜水暗杀者,捕食水中的小鱼、蝌蚪等,它向猎物体内注射毒液和溶解液,使得猎物迅速死亡、组织液化,而后吸食其体液。虽说概率较小,但万一被水螳螂叮一下的话,是会让人撂镚(北京话,意为疼得或急得捶胸顿足、一个劲地折腾)的!以上这些虫子,或曾带给你莫大的痛苦,今朝再见令你却倍感怀念;或曾令你莫名恐惧,读罢本文多年阴影终于消散;或者其中有些,你压根没见过,今儿就当长了个见识。不管怎么说,在越来越难见到它们的现如今,这些虫子本身以及它们带给我们的故事,终究永远值得说道。它们是我们共有的记忆。

   (五)房前屋后常见小动物
    过去的人都住平房,院落是平原大院的主要构成。常见的平房住户分为两种:一种是家庭条件尚可或较好的,住的叫四合院,是由正方厢房等围成的一个四方的大院,富贵的人家,还讲究几进几出(即自己一家拥有数个相联的四方院子)等等;另一种,即所谓大杂院,常见于城内小胡同、永定门外较不富裕的地区,是四合院的样子或者就是一堆小平房拼凑的、没有正经形状的扎堆自建房。这种大杂院,要么是生活不富裕的人们在狭小的生活空间自发形成的聚落,要么是祖上曾经条件还行的家庭中道衰落,房东为谋生计,将自家正房以外的房屋全部出租,这样的一个院里虽然只有一家房主、其余都是住客,但大家也都以街里街坊、大哥大嫂大爷大妈相称,透着老北京的为人处世。
    这样的院子,给许多小动物提供了生存空间:每到天黑才出来飞的夜么虎子、老是溜进寝室吓人一跳的歇了虎子、一下雨就爬出来的水妞儿、让人膈应却又不能打的钱串子、祸害花卉与蔬菜的地蚕、地底下偶见的奇特的大金刚,不知这些小动物你还记得哪几种 - 或是全见过,或是只听过这些老俗名而不知其真面目?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老北京动物俗名考

    夜么虎子,落到笔头上,应写作夜猫虎子,老北京人喜欢管生猛动物叫虎子,甭管它是吃什么的,只要是见着食物可劲儿往嘴里塞的东西,也都能叫虎子,意为吃东西如狼似虎,所以谁家孩子挑食、特能吃肉或者蔬菜,家长叫他“肉虎子”或“菜虎子”。夜猫子是猫头鹰,夜猫虎子是指蝙蝠。这俩东西,都是夜里才出没,而蝙蝠逮小虫子吃又穷追不舍、十分生猛,所以据此唤作“夜猫虎子”,意为“像猫头鹰一样夜间才出没的、逮吃的很生猛的动物”。北京城里,常见的蝙蝠无非四种,它们的学名是:普通伏翼、东方蝙蝠、山蝠、大棕蝠,其中普通伏翼是最常见的。有趣的是,虽然蝙蝠与猫头鹰俗名都带"夜猫"二字,但夜猫虎子却是夜猫子的主要食物(别以为猫头鹰光逮耗子)。
    歇了虎子,则是壁虎。人们对壁虎心存忌惮,一个重要原因是家长的讹传:说壁虎撒尿淋到头上的话,能起大癞包、能毁容…。于是乎,这个是不是钻进室内,当你疲劳一天,正欲倒头大睡的时候,却看见床头上的房顶上趴着个歇了虎子,顿时浑身一激灵,赶紧起身找扫帚苗子给它轰走!北京只有一种壁虎,叫做无蹼壁虎。它逮虫子十分凶狠,但平时长久地静伏不动(歇着),只在虫子出现在眼前才猛地冲上去一口咬住(如狼似虎),所以叫做“歇了虎子”。
    水牛儿,北京话读音为水妞儿。有首谁都知道的儿歌“水妞儿~水妞儿~~先出犄角后出头~”,说的就是这个笨拙的家伙。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过以莫大的毅力,长久蹲着等水牛儿从壳里出来的经历。不下雨的时候,水牛儿呆在树干上、墙上,哪哪都有 - 上次雨过晴天的时候,它们爬到哪算哪。它们会在壳口糊上一层白膜,防止水分蒸发。我们常见的水牛儿,比较扁、壳的侧面有一条红褐色的线纹,它的学名叫做条华蜗牛。还有几种很像螺蛳的陆生蜗牛,很不常见。
    钱串子,是一种蚰蜒的北京土名。蚰蜒是多足纲的节肢动物,蜈蚣、马陆、山蛩都属于多足纲。有趣的是,北京俗话所谓“蚰蜒”,是那种很多人错误地被科普为“马陆”的、黑色体侧有黄边的山蛩!而钱串子,才是真正的蚰蜒!钱串子被老人儿视为吉利的玩意,家中要是有它,那证明财运享通,或者要发大财,而如果将它打死,则家中要面临破财,所以这个让人害怕的、腿超多爬得又快的东西,孩子们是明明心里膈应的慌却不敢打。
    以前住平台,家家有院子,甭管院大院小,都会种花种草、架瓜架藤。房前屋后,也有很多的小菜地、小花圃。在翻整土壤、搬弄花盆、挖土豆挖白薯的时候,常常见到两种生物:地蚕和金刚。地蚕,就是土中白色的大肉虫子,很常见,一般人觉得很恶心,老人儿拿它喂鸡。它是植物大害,在土中咬断植物的根,导致庄稼减产、花草凋萎。它其实是一切金龟子的幼虫,主要属于鳃金龟和丽金龟两类,它的成虫,是黄、绿色的金龟子,俗话称作“金壳郎”(读音为金克啷)。金刚,则是红铜色、没胳膊没腿儿没翅膀没脑袋,的一个外壳较硬的筒状物,只有捏它的时候,会扭动,才让人觉得是个活物。这个东西应该令所有人感到过疑惑和惊奇,真心不知此等怪胎为何物。其实它是天蛾的蛹(我们上一讲说过的八了角子变的),羽化后能变成挺大的扑棱蛾子。翻地的时候,常把这玩意刨出来,孩子们会试验它到底是不是金钟罩护体,结果发现,它外强中干,和鸡蛋一样,光皮硬,摔一下能[卒瓦](此字发音为cèi,意为易碎的东西被摔坏)出好多水来…
   时过境迁,北京涌入了十数倍于原先的人口,人们纷纷挤进楼房,没什么人能享受悠然自得的大院生活了,这些房前屋后曾经常见的小动物们,也逐渐变成了人们记忆中的事物。
 
 
备注:
    本文资料和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想请教一下这两款相机有谁知道是什么型号的?第二部我看到美能达的logo,x700吧。没玩过胶片机。。。出生晚了。。

想请教一下这两款相机有谁知道是什么型号的?第二部我看到美能达的logo,x700吧。没玩过胶片机。。。出生晚了。。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