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华人新闻 >

徐悲鸿与裸体女模特罕见合影(照片)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8:30:32 来源:



平壤出现“金正日使人饿死”的公开大字报大学生【你真的会吃大闸蟹吗?】女人外遇的徵兆颈椎病病人的枕头应如何设计?精美音画《想你想你》

【布艺欣赏】蔬菜水果一篮篮方剂学 23讲一手的历史资料互联网上有什么资源可以利用吗?精美折纸爱心盒子帯蝴蝶结的折纸心形盒子折法图解2013年中考数学分类汇编之相似三角形男人无志,家道不兴,女人不柔,把财赶走!人教版高一数学必修1第一章集合与函数概念单元测试题图文:学会拐弯九年级英语各单元知识点大全爱的花径顽强的生命【图文】北大教授孔庆东高论:纳税人滚蛋酱油中生抽、老抽和普通酱油的用法有什么不同【美食视频】如何做:菠菜煎餅九月,依窗浅笑【情感美文】房地产为何终将灭亡超级下饭菜--红烧茄子的做法【厨屋飘香】红酒为什么有美容功效?晚上我管你要,你说........[献给不懂感恩的人]抗日战争第五战区传奇创投人彼得?泰尔鼓励学生辍学创业文言基础知识【rzxt】电脑死机应对策略太原哪个品牌的白酒比较好喝?当“孔融让梨”遭遇美国孩子,颠覆了秋凉如我心【情感图文】

NSK 6305T1XVV

NSK 6305T1XVV

 

因为爱,心永不分开『图文音画』_北红尾鸲鸟【极品美图】意想不到的中国式发明秋凉如我心【情感图文】

中央大学艺术系1936年徐悲鸿、张书旂等与女模特合影

徐悲鸿与裸体女模特罕见合影(照片)

任何一件艺术品都承载着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经济价值,这三者既各自独立,亦相互融合。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通常不被强调就能显现出来,而历史价值却像流动的水,不刻意彰显自己,却流动不息,默默滋养着土地。在中国早期西画艺术世界里,有着两张颇具历史价值的照片,一张是摄于1935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学生及裸体女模特的《课中留影》,这张照片在电视媒体及报纸杂志中多次出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笔者已在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触摸历史——西洋美术的开拓者》一书中对照片中的人物进行了考证与解说。另外一张是摄于1937年,重庆沙坪坝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科人体素描教室的合影。我们在把精力与注意力投入给《课中留影》的同时,也不应忽略甚至忘记后者,虽然国立中央大学的这张合影安静地立在那,可它绝对是有生命、有重量的。如前所说,一件艺术品的历史价值是最容易流逝却又最不应流逝的。可惜的是,到现在,这张照片中的人物还没有给准确的辨识出来。庆幸的是,我收集到了相关资料,现通过考证,尝试着把这段历史还原。
照片中共有15人,最后一排的中间一位,即女模特身后的是徐悲鸿。他出生于1895年7月,1953年9月离世,原名寿康,江苏宜兴人。自幼随父亲徐达章学习诗文书画。1912年在宜兴女子初级师范等学校任图画教员。1916年入上海震旦大学法文系半工半读,并自学素描。1917年留学日本学习美术,回国后,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并兼职于孔德学院。1918年他接受蔡元培聘请,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1919年留学法国,后又转往柏林、比利时研习素描和油画。1927年回国,先后任上海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1933年起,先后在法国、比利时、意大利、英国、德国、苏联举办中国美术展览和个人画展。抗战爆发后,在香港、新加坡、印度举办义卖画展,宣传支援抗日。后重返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现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等职,创作了《田横五百士》、《九方皋》、《巴人汲水》、《愚公移山》等一系列对现代中国画、油画的发展有巨大影响的优秀作品。
历史是一个时代价值的记录。徐悲鸿是中国现代绘画史的建构者,也是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奠基者。画随时代,艺为人生。他讴歌民族精神,倡扬写实主义,全力培育美术英才,在各个时期培养的学生,都成为二十世纪新中国美术承前启后的重要力量,其“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的精神也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画界学子。
照片中的另一位老师是张书旂,即第一排右起第二位坐着穿长衫的那位。他出生于1900年,1957卒世,原名世忠,号南京晓庄、七炉居,浙江浦江人。1922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先学油画、水彩画等,后师从吕凤子攻中国画。曾任教于中央大学艺术系。因其善用折粉,故有“白粉画家”之称。后定居旧金山。其作品曾被美国总统收藏。
除徐悲鸿与张书旂两位教师,其余皆为学生(女模特除外),我将按自后向前,自左及右的顺序为大家逐一考证:
最后一排左起第一位站在门边戴眼镜的是方诗恒,原名月如,曾用名诗痕,出生于1914年,1983年去世,安徽怀远人。1935年入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师事徐悲鸿、吴作人。1939年任芜湖皖南师院教员。1979年后,在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教素描,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副教授。作品有《治淮工地》、《光荣的护士》、《竹雀》等。油画作品有《黄岳奇观》、《泰山五大夫松》等。
最后一排左起第三位,即徐悲鸿先生左手边的是文金扬,江苏淮安人,1915年出生, 1983年离世。擅长技法理论、油画。1938年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历任四川省立川东师范学校美术教员、重庆国立艺术专科学校讲师、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讲师、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教授。代表作品有:《乞丐》、《官厅水库》、《石子山战斗》等。著有《艺用人体解剖学》、《绘画应用透视学》等。
自后向前第二排左起第一位,方诗恒左侧,侧身站着的是顾了然,又名顾汝磊,早在1942年就已离世。1935年10月,中国文艺社在菊花展览的时候,举办“小幅画展”,展出了他的作品。1937年7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作品《守望》、《迎客松》参加了1937年教育部第二次全国美展。
自后向前第二排,女模特左手边穿西装的是吴作人,安徽泾县人,生于1908年,1997年去世。1926年入苏州工业专科学校建筑系,1927—1930年初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师从徐悲鸿,并参加南国革新运动。1930年赴欧洲学习,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入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入学第二年即在全院暑期油画大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生荣誉。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战期间随校西迁重庆。1938年率“战地写生团”赴前方作画。1943—1944年,赴陕甘青地区写生,临摹敦煌壁画。1944—1945年初赴青藏高原,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写各色风貌,作大量写生画,举行多次展览。1946年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兼教务主任,并当选北平美术作家协会理事长。1947年,先后在英国、法国、瑞士举办画展。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后成为当代著名绘画大师。
吴作人左手边穿长衫的是梁世德。其生卒不详,1938年7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
梁世德背后只能看到头部的是田茹,其生卒年月不详,1938年7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洋画科。
照片中右侧的女性是康寿山,别名康寿,出生于1917年9月,湖南衡山人。擅长中国画、西洋画。1941年7月,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洋画科毕业,后留校任教。1953年入清华大学建筑系美术教研组教授素描、水彩及中国美术史。曾在徐悲鸿纪念馆举行个展并印行个人画集。康寿山是这张照片所有人中唯一健在的一位。
康寿山的左后方,即整张照片最右边的一位是程本新,其生卒年月不详,1938年7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洋画科。
照片左下角蹲着的是艾中信,又名艾宗洵,出生于1915年10月,2003年12月去世,上海浦东人,擅长油画。1936年考入中央大学艺术系,师从徐悲鸿、吴作人等,194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43年任中国美术学院副研究员。1946—1949年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副教授。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1954年起兼任油画系主任,1979—1984年任副院长。1986年起任《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为《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编委会主任。代表作品有:《红军过雪山》、《东渡黄河》,出版画册《艾中信画集》、《民主德国旅行写生》等。出版专著有《徐悲鸿研究》、《读画论画》、《油画风采谈》。
方诗恒正下方,穿深色中山装的是刘德刚,其生卒不详,1941年7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洋画科。
刘德刚左手边穿鸡心领毛衫带眼镜的是孙宗慰,江苏常熟人,1912年7月出生, 1979年5月去世。擅长油画、中国画,油画,多作风景、静物及人像。1938年毕业于中央大学艺术系,师从徐悲鸿、吴作人、吕斯百等,毕业后留校任教。学习期间,遍游名山写生,并对石窟艺术有浓厚兴趣。抗战初期,曾赴前线写生,宣传抗战。1940—1942年随张大千于敦煌等地研究古代壁画。期间还赴青海描写蒙族、藏族人民生活。1942年秋返中央大学继续执教,并被聘为中国美术院副研究员。1946年起,任教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新中国成立后,为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并执教于中央戏剧学院。画风写实,朴厚。中国画亦秀雅有致,曾作《蒙藏组画》。代表作品有油画《塞上行》、《青年学生访问工厂》、《蒙藏人民生活》等。出版有《孙宗慰画选》。
孙宗慰的左手边,即女模特的右手下方,是穆忠良,生卒不详,1940年7月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西洋画科。
照片中间的女模特因资料有限,无从考证。不过,在当时那个思想禁锢的年代,敢于裸体正面示人,绝对是一种胆量,更是一种为艺术献身的勇气。
徐悲鸿的这些学生,毕业后均各自走向了不同的发展道路,但相同的是,他们继承并发扬了徐悲鸿的绘画技艺及绘画精神。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处于大变革与大发展的时代,在批判与斗争中前行,在继承与创新中迈步。这张老照片,知道的人很少,即使我翻阅了大量资料与文献,也没精细的考证出每个人。但这并不影响照片本身的价值,反而更增添了几分未知的神秘感、历史的厚重感。这张照片是美术史上的一段深刻记忆,更是一座标志性的经典纪念,我们有义务去悉心考证,更有责任薪尽火传.


每次做完事总要反复确认?我也是这样的,听说是强迫症|||||||完美主义者。

每次做完事总要反复确认?我也是这样的,听说是强迫症|||||||完美主义者。



广告专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